。笔下无墨花。

【TFP十三天元】新一天

新一天


*主幻天灵,无cp,各种原创私设

*钛师傅视角

*角色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主恒星生出第一缕光芒,破开黑暗。赛博坦一片寂静,火种源一闪一闪的发出蓝色的光芒。属于我们十三天元的住所,乒乒乓乓的的吵闹起来。

  “普神!幻天灵能不能安静一天?就一天!”马克西姆将愤怒发泄在墙上,权杖又一次被捅进墙里。我很不忍心的告诉他:

  “一般幻天灵会拉上塞天骄一块闹腾。”马克西姆表情突然一僵,一只手捂上光学镜,一只手将权杖拔了出来。表示一点也不想说话。

  “你们 在说 我吗?”不停变换的音色只能来着幻天灵,一颗做着不规则变幻的“脸”——有光学镜可以称之为脸的话,从“创造间”伸出来。这一视觉冲击就算看了这么些年,也不能不让我啧啧称奇。我决定绕过幻天灵的问题,以防对方死磕在一个话题上。

  “哦,今天忙什么?”我朝幻天灵走过去,果不其然,这个问题让他非常高兴——当然一刻不停在变幻的幻天灵似乎没有难过的时候。至于答案,我大概也能猜个开头

  “创造!”幻天灵“走”了出来,我趁机看了眼房间里面,塞天骄正拿着幻天灵的第二伟大创造——数据板,专心致志的研究。大概是又被幻天灵的鬼画符难倒了,我默默同情了一把,接着听幻天灵变幻莫测的回答:

  “能量,能制作的 能量!”幻天灵幻化出四条腿在地面上蹦哒,然后又“站”起来化出双手拍掌:“塞天骄,制作 容器,厉害!”我也被幻天灵的语气感染,有些激动,人造能量成功的话,十分有用。我抬起手赶紧拍了拍对方还存在的肩膀,以示鼓励。幻天灵更加兴奋了,翻滚着进了房间,喊着:“新 灵感~”塞天骄一脸习以为常,将一块新的数据板拍在幻天灵身上。我看了看房间里简易书架上一垒垒的数据板,由衷的觉得日后有人研究幻天灵生怕的时候会被这些数据板折磨疯——十分同情。

  “又研究出什么了?”微天星的声音从右后方传来,我微微低头后再扭身,看着这位最小的兄弟。对于他的问题,我诚实的回答:“生活所需。”

  “……幻天灵研究的东西,哪一件你不说是生活所需?”微天星一挑眉,暂时的将“吐槽”技能拿到手。我喟叹一声,说道:“你说他研究的东西,哪一件你不需要?”微天星楞住,无法反驳。我转身,只留下微天星在思考机生。

  _

  战争的结束留下满目疮痍,我突然生出一丝埋怨:为什么我们要以生命为代价,去对抗那个普神留下的敌人?我仰头倒在地上,身边是窸窸窣窣的声响,扭头一看:幻天灵正颤颤巍巍的捡回自己的零件……幻天灵的记性不好,今天忘了昨天的情况时有发生,每一次争吵,都劝慰大家,然后被误伤,然后第二天忘记。循环往复,我的思路突然跑偏,思考起来要是给幻天灵画个像,应该画成什么模样?

  塞天骄以暴力“维修”我们,其实每一次我的火种都是拒绝的。任谁看着一柄大锤砸下来,第一个想法都会是“她这一锤下来我可能会死”——哪怕实际上并不会。我同时也深刻的意识到,有生之年怕是看不到塞天骄撒娇了。就算她撒娇的来一锤,怕是也会死。

  和幻天灵同等神秘的第十三天元,沉默的坐在一块石头上,收拾好所有零件的幻天灵在他身边拿着数据板写写画画。一看第十三天元的样子,我就感觉不妙,然而还没等我问出口,幻天灵先炸起来了。

  “新一天!创造!”我有气无力的看着幻天灵,刚刚经历完大战,我一点也不想讨论新发明。

  “我要 创造 最伟大的 ”虽然我常常将幻天灵的创造称之为伟大,但从未听幻天灵自己这么说过。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幻天灵身上,看着幻天灵变来变去:

  “小火种!生命!”我几乎要冲上去摇晃幻天灵没有形状的身体,这个人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普神创造我们十三天元是以自己的火种为代价,以此推算,如果想要新的火种诞生,也要付出火种的代价。

  “我要 让所有的新火种 可以 变形!我要 ”幻天灵欢快的“手脚并用”翻了个身,继续着宇宙爆炸一般的话题:“送给 所有 火种 变形齿轮。”普神给予我们神器,幻天灵的神器就是变形齿轮,不同于我们其他人,变形齿轮更像是是一个器官,而非器具。这是馈赠,也像是诅咒。幻天灵因此从未有过固定的形态,也同样拥有一颗永远不衰竭的好奇心。如果将变形齿轮拿走,幻天灵还能活吗?我的处理器处理出的死亡率高达99%。哦!普神,幻天灵还说要创造小火种!我已经预测到了幻天灵的死亡。

  “我从来没有阻拦过你,幻天灵。”塞天骄扛着大锤,十分有震慑力:“但这次我要反对。你会死的,幻天灵。你知道死亡的意思吗!”幻天灵被吼得一抖,零件外散又聚拢,努力的组织语言:

  “我知道 可是,普神 创造了 我们 并没有 死。”幻天灵努力将自己变得圆润,在地上滚来滚去:“只有 我 变形,好 寂寞 啊……”塞天骄怔住了,我也怔住了,我们太过习惯幻天灵的乐观,却从来不知道幻天灵也会寂寞。我突然发现,写下文字的时候,我都不知道用“他”还是“她”。我很想说些什么告诉幻天灵“他”不会寂寞,却发现自己连一个基本的拥抱都不能给“他”。

  后来的事情,你可以看得到,每一个赛博坦人都拥有了变形能力。除此之外,幻天灵还创造出了幻型者,我在每一个幻型者身上都可以看见幻天灵的影子。

  那一天,第十三天元沉默的,也是这个我们天元将会逝去的事实。在献出变形齿轮之后,幻天灵此生第一次固定了自己的模样,我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称呼为他。幻天灵给了自己双手,双脚,双翼,双眸。看上去有些像贪心的财迷,想要所有的宝藏。幻天灵很开心,他蹦起来,拥抱了每一个天元,天真如昨。我看着幻天灵抱住第十三天元,头贴着对方发光的脸,我感慨万千——十三还是有脸的啊。

  在主恒星的最后一缕光芒消失,幻天灵身上的色彩也开始褪去。用了一天的时间跑东跑西、整理房间、放声大笑的幻天灵,扬着笑容看着身体从指尖开始褪色。

  “时间到了。”幻天灵举着自己的手翻来覆去的看,光学镜里是一如既往的新奇光芒,他抬头看见了我们,大声说到:“嘿,苦着脸干什么?”幻天灵躺了下来,脸上仍旧挂着那该死的微笑,我此生从未如此憎恨过笑容。

  “真好,”幻天灵发出满足的长叹:“新一天,我体验了所有想要体验的。”他突然看向我们:“新一天,我创造了自己。”我们伫立在他身边,幻天灵身上以后得色彩离去,金色的光学镜失去光芒。我们吵吵闹闹的兄弟,安静的下线了。

  十三天元的一位,化进了赛博坦的土壤。“创造间”里,一个个孕育仓里,都是新的生命。

  当主恒星再次升起,又是新一天。

---end---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