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无墨花。

Visions 幻象【TF通天晓x隔板】

Visions 幻象

*通天晓x隔板
*和平时代,霸天虎军种名称,汽车人也是
*警官通天晓x建筑师隔板
*听bgm瞎编乱造系列,ooc属于我

“长官,左边掩护完成。”
黑暗里一双蓝色的光镜发出细微的光亮,还比不上缓缓流出的能量液打眼。
通天晓一瞬间有些晃神,有幻象和眼前缓缓重合。
隔板端着枪,看着通天晓,等着他的指示
-
“隔板?”通天晓看着手里的数据板,这次证人保护计划的目标:“建筑设计兼工程师。”数据板上附带的照片的tf憨厚圆润的脸普通的很。
“证人什么情况?”头也不抬的看着案情介绍,问送资料来的飞过山
“义愤填膺。”飞过山眼瞅着就能坐下了,被通天晓这么一问赶紧站好,果不其然,通天晓抬眼严肃又疑惑的看了红色跑车一眼,飞过山耸耸肩:“这位隔板可是上一届立方杯*建筑设计大赛第一名,对,就是赛博坦新建矩方楼,风评很好的那个。”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通天晓放下数据板,上面案情说明某公司规划部门贪污了郊区新建平楼的建筑费,间接导致施工地脚手架解体,三重伤四轻伤,而建筑设计师隔板发现贪污证据。隔板决定配合警方指证部门经理,本不需要保护,可隔板已经在下班路上遇袭过一次。
“他的状态就是义愤填膺,你不知道,他这——么大一个,”飞过山比划着:“横眉怒视,据说那次遇袭最后是他把对方揍了一顿。”
通天晓轻哼一声,给隔板贴了一个冲动热心的公民的标签,毕竟很少有证人是毫不战战兢兢的进行指证的。
当架着眼睛的隔板给通天晓开门之后,通天晓表示强迫症整个都不好了——大环境尚能入眼……才有鬼!你的数据板为什么不叠齐!你的杯子为什么不摆正!你的工具为什么不收好!通天晓努力控制自己不露出新兵教官的表情。而对方显然已经是否缺少充电了,脱口而出的不是问好
“原稿不改了!就那么屁点大地方,地基不稳,这么高已经是极限了!”
“……你好,我是证人保护计划的警官通天晓。”通天晓沉声道
“……抱歉……”
接下来十几个塞时非常安静,因为隔板……充电去了!
很好,没有呼噜声。
通天晓克制住了自己在把数据板对齐后再动其他东西的冲动,同时对隔板过于放心的态度表示不赞同:万一自己是伪装成警官的呢?终于等到隔板思想清醒的醒来,对方第一个反应就是收拾屋子,通天晓舒坦多了。
“不好意思,昨天改稿改懵了。”隔板递过来一杯水,圆滚滚的机体坐在了最大的沙发里面:“通天晓长……警官。”
通天晓板着脸,看着面前的tf,有点……眼熟。
“真没想到是你啊!”隔板傻呵呵的笑起来,似乎要上前给通天晓一个拥抱。
“不好意思,我们认识吗?”通天晓皱眉
“你不记得了?我,隔板?”对方十分惊讶,又沉下脸来,停顿了好久:“不记得也好。”通天晓礼貌的压下自己的困惑。
“此次保护会延续到两天后的开庭,此期间我会二十四小时跟着你,请你配合。”
“完全没问题。反正我也已经跳槽了。”隔板把拿在手里半天眼镜收好,露出一个笑容:“不过不好意思的是,这两天,我会去看一次比赛。”通天晓只来得及板起脸,隔板就摸摸头赶紧说道:“我知道这个时候我应该尽量减少出行,可是这次比赛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有个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也去!放心,门票够,正好和我同去的吊钩紧急加班了。”
你知道,当一个老实人一脸祈求的提出一个要求,并且保证符合法律法规时,通天晓是很难拒绝的。
-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被烟幕揶揄的眼神看着的时候十分正气凛然——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证人。
“想不到通天晓前辈你也在吼~”烟幕头上扎着加油的条幅,手里拿着击掌拍,口气十分不正经。
“你们认识?”隔板和烟幕友好的握手,话题立马就变成了“通天晓是个严厉的前辈”这个话题
“通天晓警告确实一直是个严肃认真的tf,哈哈。”隔板如是说道,似乎和通天晓早就认识,通天晓则表示自己真的不认识对方,大概也只不过觉得对方绿油油圆滚滚的身材和碳基某水果神似而感到熟悉。
“特别顽固。”另一个声音突然的加入,扭头就看见一个背负双刀的tf走了过来,通天晓看着对方背后的双刀
“这位先生,公共场合不能携带大型管制刀具……”忍不住提醒
“……看吧。”对方耸耸肩,满不在乎的抽出了……荧光棒。
大白天看比赛要什么荧光棒!通天晓内心无奈,也闭了嘴不再说话。隔板则在发现对方之后,立刻冲上去给对方一个熊抱,硬生生把对方抱离了地面,哈哈大笑表示着喜悦。
“老千,哈哈!你总算来了!”
“当然,老伙计,你盛情邀请,不来怎么行。”好不容易被放下的tf拍拍隔板的胸脯,转而看向通天晓
“怎么,通天晓长官居然也对这种‘毫无意义的浪费汽油和时间的比赛’感兴趣?”
“你也认识我?”通天晓更加困惑了,隔板和那tf都愣了一下,然后隔板介绍到:
“这位是千斤顶,我服兵役时的老战友了,这是通天晓警官……”
“……真不记得了?”千斤顶带着伤痕的嘴唇张开,光学镜里满是怀疑,通天晓皱眉认定了对方确实认识自己,但自己……
【脑膜块收到重创,部分记忆模糊是正常的,对日常生活不影响。】
“走吧走吧!”千斤顶揽着隔板,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
-
“隔板你,当过兵?”通天晓在开场前问道,千斤顶已经和烟幕打得火热,这会儿却争论起此次大赛谁能晋级。
“啊……五百年的事情了,”隔板低头看自己的手:“现在都不知道拿枪的感觉了。”
环形观众席上人声沸腾,通天晓却想到了什么:自己四百年前退役,五百年前脑膜块受伤一次,那次似乎是秘密行动……通天晓努力回忆那次行动后自己看到的文件……
参与人员……通天晓,弹簧,杯子……还有……还有……谁?
大赛开场的喧闹把通天晓振回现实,隔板已经化身为狂热的粉丝大声呐喊加油
-
“你为什么不说?”
“……为什么要说,你也看到了,这样不也挺好的。当时我们做的,也没多正确。”
“……好兄弟,这不怪你。是我没听指挥……”
“你这话说出来,我更不能不怪自己了。不过,没事,我现在做的事,比端枪好多了,嘿嘿~”
“行吧,走了。”
“后会有期。”
“……再见,伙计。”
-
事情是怎么开始脱离控制的呢?
通天晓打开警配手枪的保险栓,抹一把光镜上的灰,努力把自己融入黑暗的环境里。
比赛后挥别故友的隔板,潇洒离开的千斤顶,蹦蹦跳跳跑远的烟幕。一切都是正常且安全的。
变故出现在突然拥挤的人群里,通天晓下意识拽住了隔板,可通天晓忽略了隔板手臂粗细和手掌大小的差距,没坚持几塞分就被人群冲散了。
失策!应该直接拉住手的!
隔板在人群里激烈挣扎和呼救的声音十分清晰,直到突然的消失
人群拥挤,无动于衷,有人骂骂咧咧,却无人对隔板那边的动静施以援手。通天晓逆着人群艰难的挤过去,眼见最后一点绿色快速消失在转角。
接下来的情节紧密衔接,变形,追击。如同动作片的高潮桥段,不同的是失败的后果是真的有tf从世界上消失。

大抵这个世界永远不能圆满简单。一但牵扯到钱与权,泥沼之下只有无数尸骸。

通天晓从侧翻的眩晕里挣扎变形,打开通讯请求支援。自己紧紧追上前去,转弯,不出意料的废弃旧屋——早说过应该拆迁掉旧建筑!
通天晓打开警配手枪的保险栓,抹一把光镜上的灰,努力把自己融入黑暗的环境里。
每一个废弃旧屋,总会被不法分子改造成基地,当局永远学不会教训,就像军队一样……
滋滋……
黑暗里出现了扭曲的人像,绿涂装蓝光镜模糊又清晰。关闭光镜摇摇头,初步判断刚刚路上的侧翻撞墙造成了轻微脑震荡,导致了幻觉。
形势不乐观。
细微的声响传来,类似说话的声响,希望不是幻觉。握紧了手里的枪,小步迅速前进。

“要抓紧时间,那警察太难缠了。”声音开始清晰起来
“别说那个条子了,这个胖子也难缠的很,家里到处都翻不到,上次还打伤好几个兄弟。”
“里面快问出来了,我们去堵那个条子。”
藏在墙后,调暗光学镜,切入夜视模式,等待。
-
当通天晓找到隔板,敲晕了那个拿着电击棒耀武扬威的tf,被绑在椅子的隔板一动不动
“隔板……”通天晓迅速解开了捆紧的铁锁,绿色的涂装斑驳了不少,额角有伤口,能量液缓慢的溢出
倾斜的微光里灰尘翻飞着,空气安静的凝固着,内置的计时器停滞了一秒
“咳……”黑暗里蓝色缓慢的亮起,绿色的大个子勾勾嘴角:“长官……”
“……开始撤退。”完全没有心思计较称呼问题,起身拉起对方,隔板踉踉跄跄的站好,非常顺手的捡起倒在地上的tf的民改手枪,颠了颠,撇了撇嘴角
一切熟悉的好像不是第一次
通天晓静默了两秒,把让隔板放下枪的话咽下,如果救援不能及时赶到,就要考两人一起冲出去
“准备好了?”侧头听了听动静,不知道对方的数量,希望出去顺利些吧
手枪咔哒一响“Yes, sir!”语气坚定,光镜调暗
通天晓前方开路,隔板后方警戒,寂静的通道黑暗危险
缓步前进,警惕四周,一切如此熟悉,包括细微的声响……身后猛地一声枪响,通天晓回头检查隔板情况
“长官,左边掩护完成。”
黑暗里一双蓝色的光镜发出细微的光亮,还比不上缓缓流出的能量液打眼。
通天晓一瞬间有些晃神,有幻象和眼前缓缓重合。
隔板端着枪,看着通天晓,等着他的指示

“继续前进。”
“Yes, sir!”
压低的声音只在机体间响动
-
“想不到隔板还是个退役兵。”飞过山啧啧啧的摇头晃脑。证人计划已经结束,指证顺利,法院前最后护送的通天晓松了一口气,飞过山接应结束后不吐不快
“退役兵而已,不是放松警惕的理由。”通天晓毫不留情,飞过山摊手表示“行行行,听你的”
法官一锤定音,通天晓看着法院大门,人来人往,有哭有笑,如同沙漏流过身边。
隔板走出来的时候,没指望看到通天晓,毕竟通天晓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通天晓长……警官。”隔板走了过来:“谢谢。”
“我的职责所在。”通天晓涌起莫名的歉意:“我也应该抱歉,我似乎确实忘记了你的存在。”
“这没啥,”隔板摆手一笑:“现在认识了也一样。”
通天晓愣了愣,试着勾勾嘴角,不过从隔板的表情看,微笑失败了
“咳。”通天晓清清嗓子,伸出一只手:“你好,铁堡警察局外勤警官通天晓。”
“你好,”隔板紧紧握住通天晓的手:“矩方有限公司建筑设计师隔板。”
此刻暂停于此,很高兴相识于和平年代。
-
斑驳的墙面满是硝烟,看不清颜色涂装tf俯身在地上,粗壮的手指不停的刨挖着地面的碎石土地,身侧横躺着隐约露出白色涂装的tf,两侧梯形的接收器断了一只。
【隔板——别——停止你的行为!】
“不,长官肯定还活着!救护车,你可以说话,但不要劝我!我知道信号不好,我要确定信号通顺。”一道道伤口从指尖,从面甲渗出能量液
【隔板——!】
蓝色的涂装一角漏了出来,隔板没听通讯里的唠叨,不停的挖,直到,露出的那个脑袋少了半边的tf
身后暗处伸出的枪口对准了隔板的背后
“砰——!”
【隔板——!】
【滋滋……】
-
“隔板”来到房间,客厅被从杂乱收拾干净,书房的书也摆回原位,按动书架后侧的小机关,隐藏的小门打开。
另一位隔板躺在床上,绿色的涂装褪灰大半,蓝色的光镜挣扎了好久才亮起。
『记忆上传』
“隔板”站在床边,安静的将电缆连着后脑插孔,光镜一动不动
节能灯忽闪了一下,满室寂静

·end·
*号都是杜撰的
————————
解释一下吧,估计很多人会很懵
其实是真的隔板,已经因为偷袭失去机体行动能力了。但不想拖累任何人,就在救护车帮助下做了个AI隔板,每天上传,共享记忆,再由隔板微调,让大家以为隔板很好。【让通天晓觉得隔板很好】
因为通天晓为了保住隔板一行,冲出来掩护他们了,结果自己被爆头了。但隔板不知道通天晓不记得他了……就……但隔板又真心希望通天晓好好的,不要记得这次痛苦的任务【摊手】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