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无墨花。

【闪电侠】伪弟控的自白书(西斯科兄弟)

伪弟控的自白书


*闪电侠TV同人

*西蒙斯兄弟,骨科注意!球一球二都有!

*多视角转换系列

*私设情节,严重ooc

*如果球二的破裂者抓走球一的西蒙斯


西蒙斯小天使那么可爱,忍不住想要欺负他~


01,丹提·雷蒙

  丹提·雷蒙从来都知道自己的弟弟找自己,绝对不会是话家常。比如说上一次,他就差一点把自己双手都给赔进去,断了自己钢琴家的路。而这一次刚开始的时候,和上一次一样平淡无奇,两兄弟坐在酒吧面前,尴尬的喝着酒。西蒙斯似乎对自己最近的状况十分关心。然而,又一如既往的无疾而终。

  接着就和上次一样事情来了个神转折。只不过比上一次更加凶险,起码上一次没有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样的,手持火焰镰刀的人追着自己砍!哦,好吧,更正一下,追自己弟弟砍。

  但自己还是被牵连了啊!

 “那个疯子是谁!”用力抓着车门,丹提大吼。紧接着一阵颠簸:哦!苍天!西斯科小面包车的后车门已经被那个疯子劈下来了!

 “我们就不能等安全了,再讨论这个问题嘛!”西斯科同样大喊,脚用力踩下油门,冲那个疯子喷了一脸黑烟,迅速的跑开了。丹提大口大口喘气,心脏总算从快要跳炸的速度慢了下来,怒火却涌上心头,夹杂着疑惑,担忧等等负面情绪。扭头看着和自己十万分不像的弟弟,努力不破口大骂。

“现在!告诉我!他是谁!”西斯科缩了一下,扭头瞥了他一眼,眼神复杂,欲言又止。丹提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弟弟,几乎是双眼冒火了

“情……情况很复杂,你先跟我回实验室再说,好吗?”少有的祈求口吻,让丹提莫名想起了小时候做错事后,向自己求助的小弟弟。扭过头,车内暂时安静了下来。

慢慢回笼的理智开始运转:如果说一次危险可以用意外解释,那么两次危险,那应该就是那个人生活的常态。老天!难道西斯科每天都这样吗?心里的疑惑涌现出来,那一个想法让丹提感觉很不好,各种意义上的。

丹提嫉妒西斯科,他讨厌西斯科那样认定一件事情就头也不回,什么也不管的样子。这种无畏的精神让他嫉妒,他自己总是瞻前顾后。但同时,这也也让他害怕。天知道哪一天,西斯科可会因为在某件事情上的一意孤行,而陷入危险,导致死亡。很不巧的,他觉得这件事情正在发生!

这不是我在关心他。这只是一个兄长的义务,是我对我自己人身安全负责的义务。丹提催眠自己:所以我得问清楚。丹提讨厌西斯科的另一点,就是他那自己永远看不懂的科学世界!但很明显,这件事情跟那个科学世界有关。整理好思绪,他准备和西斯科好好谈一谈。

然而,当他扭头的一瞬间。一道刺目的红光劈开了驾驶座的车门,连带劈断了西斯科的安全带。世界似乎运转的有点缓慢。

“西斯科——!”

他那个偏亚裔样貌的兄弟扭头看着他,面上的惊恐是丹提记住的最后一个表情。西斯科身体斜斜的往外面倒去,他看到自己努力的伸手,妄图抓到西斯科。可直到西斯科掉出去,时间恢复它的运转速度,丹提才发现,自己最终,只抓到了车子的方向盘,稳住了车身而已……夜幕里,那个名为破裂者的疯子的红色镰光渐渐远去,摩托车的轰鸣混合着对方疯狂的笑,砸进一片空白的脑海里。

我做了……什么……?

眼睛艰难的看着紧紧把控方向盘的手,脑海里有着那个疯子的话:

“你杀了我弟弟,现在,偿命吧!”


丹提想:自己还不如一个疯子……


02,西斯科·雷蒙

“唔……”西斯科觉得全身都疼,特别是左肩和额头:我这是怎么了?啊,我想起来了,我从车上掉下来……破裂者干的!西斯科瞬间就清醒了,睁眼就看见了一排排……管道??

这哪……?!

努力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地上的沙石嗝的手心疼。喔!原来我躺在地上!看来起码命还在,西斯科安慰自己,接着就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换掉了。同时也发现了额头已经开始结痂的伤口和明显被简单包扎的左肩。困惑的看着身上的皮夹克,不禁疑惑——这谁的品味?暂时放下这个问题,打量着四周:看上去像是某个废弃的小厂房。不对,自己怎么在这?

“你醒了!”耳熟的声音传来,西斯科抬头就看见自己的哥哥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笑容,身上披着一件旧风衣:“我还以为你……算了。”对方似乎想嘲讽几句。

这是丹提嘛?西斯科怀疑的打量对方……

“怎么?在想我是那个疯子?”丹提挑着嘴角看自己,面色冷了下来:“我告诉你,西斯科!为了你这……随便什么!我已经做了一次小偷了!现在你还敢怀疑我!”好吧,这大概是丹提没错了。西斯科歉意的勾勾嘴角,然后,牵动了伤口“嗷”的惨叫出声。

“怎么了?”丹提猛地冲到自己目前,刚刚还冷漠的脸上是真切的关心。西蒙斯很久没有见过这样表情的哥哥了。

“呃,我大概是需要医生?”西斯科说的有点小心翼翼,看着丹提的表情:老天,西斯科老早看出了这里的不对劲,像丹提这样性格的人,应该会直接把自己弄去医院,而不是在这,还破天荒的偷了衣服……所以,一定出了什么事情了……

“……你以为我不想把你送去医院?”丹提恶狠狠的瞪了西斯科一眼,如果眼睛不是微微泛红还带点泪水的话,震慑力会更好:“那个疯子就在附近!我真的不想看你再一次……”话语顿住了,他那个很讨厌自己的哥哥有些哽咽,扭过头不看西斯科。

西斯科眨巴眨巴眼,眼睛有些模糊,动动嘴角。这是疼的,才不是被感动的!西斯科吸吸鼻子。

“抱歉,丹提。我不想把你卷进来的……”西斯科小小声的说,盯着对方的背影。

“不想把我卷进来!”兄长的声音瞬间提高了个八度,像是小时候教训西斯科一样扭过头,红着眼眶,凶狠的说:“是不是要等到哪一天你死了!还要别人来告诉我你的死讯!”

我自己好像也不大可能告诉你我的死讯。西斯科用力把这句吐槽吞下去,丹提的眼泪似乎下一刻就要脱框了。西斯科张张嘴,想要争辩些什么,却不知道怎么说……

“这……这是我的工作,丹提。”

“这么危险的工作你还敢干!”丹提在发抖,似乎下一秒就像把西斯科压去换工作。这句话可是最能触怒西斯科的话语前三。西斯科大声回喊:

“那你从来出来不问!哦!何止不问,你连见都很少主动见我!”委屈,生气,倔强,西斯科抬头瞪着自己的哥哥。

空气安静了下来。丹提抽动着嘴角,眉毛下撇,带着深深的自责的目光看着西斯科,一言不发。他蹲下来,看了看地面,好一会儿才抬头看西斯科。西斯科这时候后悔极了,自己说的什么混账话。丹提只是一个被卷入暴力事件的可怜人,也是在担心自己,自己怎么……

“能站起来么?”西斯科愣了愣,赶紧尝试站起来,身体上的疼痛让这个动作困难重重。丹提伸出了手,西斯科看了眼对方,把还能动的右手递了出去。

“我……”

“我很抱歉,西斯科。”正准备道歉的西斯科被对方打断了,西斯科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神速力啊!这是丹提嘛!永不向西斯科道歉的丹提嘛?西斯科不由的盯着对方。丹提脸上带着他几乎从没见过的表情,复杂而悲伤

“西斯科,我很害怕……”对方还握着自己的手微微用力,西斯科只能回握过去,妄图安慰他。

“我不是害怕那个疯子……当然 他也很可怕……”丹提扯了扯嘴角,似乎想要开个玩笑,但西蒙斯笑不出来:“但是,西斯科,我更害怕的是,你从我眼前消失的那一瞬间……你知道吗?西斯科?”

西斯科抿紧了唇,不知做何表示。

“我不能想象,我不能想象你离开这个世界,离开我……”丹提双手扶着西斯科的胳膊,那张总保持着优雅的脸上被悲伤涂抹的一塌糊涂:“我不和你联系,不代表我不爱你,西斯科……我不能……我不敢想,你出了什么事情,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不能……”

颤抖的声线颤抖了西斯科的心,他倾身向前,抱住了他的兄弟,抱住了他老是喜欢和自己唱反调,对自己冷嘲热讽,却仍然会赴自己约的兄弟。

“我很抱歉,哥哥,真的很抱歉。”西蒙斯不知道今晚自己说了多少抱歉,但西蒙斯知道这远远不够。丹提紧紧抱着西蒙斯,抚摸着比自己矮的小弟弟的后背。

“我也很抱歉,西斯科。”

西斯科松开了这兄弟间的抱抱,丹提却似乎并不满足于此。丹提扶着西斯科的肩膀,伸手把西斯科额前的头发拂开,脸上带着笑,目光是西斯科从没见过的温柔。西斯科勾起嘴角,想他似乎总算可以有个真正意义上的哥哥了。西斯科觉得身上的痛好多了。


“西斯科!”

突如其来的一声呼喊凝固了西斯科脸上的笑容:等等!如果眼前这个是丹提,那现在喊自己的是谁?!蓦然睁大了眼睛,眼前的“丹提”突然收敛了温柔的笑,露出了好事被打断的表情,在西斯科想要推开他的时候用力拽着西斯科受伤左肩,把对方牢牢禁锢在自己臂弯里。

“啊!”西斯科疼的在心理大骂破裂者的十八代祖宗,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祖宗可能是一样的。而正在的丹提,正在几十米开外一脸担忧和震惊的看着这边的情况。

“哇哦,看来这个地球的丹提还是和我有那么点相似?”破裂者好整以暇的看着丹提,明明笑着,眼神里却透着冰冷:“come on,别否认,我们都愿意为了"我们"的西斯科犯险,不是吗?”西斯科警惕的瞄着破裂者,又用眼神示意丹提快跑。

“不好意思,我和你这个疯子不一样!”丹提完全无视了西斯科的眼神,警惕地盯着破裂者,几乎都不太敢动。西斯科很想出声喊丹提快跑,把这交给专业人士处理。但又被破裂者钳制着左肩,疼的要命。

“不一样……对,不一样。”破裂者有一瞬的怔愣,喃喃自语的重复了一遍,随即,双眼里冒出癫狂的光:“对!不一样!不一样!你没有我这么爱他!你一点都不珍惜他!”他大声斥骂,不知道到底骂的是哪一个“丹提”“你怎么可以让他离开你的视线!你怎么可以!”

他伸手指着丹提,咬牙切齿,脸上的肌肉抽搐:“你这个懦夫!”

西斯科觉得大事不妙,这破裂者看上去就要精神紊乱了,谁来救个场?!

“我不是一个懦夫。”像是要验证这句话一样,破裂者用手掐着西斯科的下颚,低头把嘴唇贴上了西斯科的嘴唇。

轰——!西斯科感觉被原地炸开了花,what the……?!在感觉到破裂者准备伸舌头的时候,西斯科真的炸了。

丹提看着破裂者吻上自己的弟弟,愤怒和震惊还没来得及表现出来,就看着对方突然从自己弟弟身上弹开,仿佛被什么重击了一样,倒在地上。藏在暗处的警察立刻上前用那什么什么超能力锁把对方锁的牢牢的。那个破裂者被带走的时候还在毫无理智的大喊:

“你是他,你是他!”

丹提直接上去把对方打晕,捂着自己打疼的手,收获了所有警察的震惊目光。

丹提现在可没有时间管那么多,慌忙的跑到还呆若木鸡的西斯科面前。


“嘿!西斯科。”丹提手足无措的看着遍体鳞伤的弟弟,对方惊魂普定的大叫一声,似乎是为了确认一样,疑惑的问:“丹提·雷蒙?”

“是是是。”丹提现在好说话极了,完全没有以往漠不关心的样子。西斯科总算从“我被一个球二的邪恶版本的丹提强吻了!”的事情中回过神来,心有余悸的看着这个正牌丹提。

“我不是变态,而且我喜欢女的!”丹提受不了的提高了音调。然后西斯科注意到对方疼的还在发颤的手:谁都知道丹提多爱护他的手。

“哦,下手有点重,没事。”丹提眉头都没皱一下,仿佛刚刚打的很值。

不,一点都不值!丹提毫不理智的想:我就该揍死他丫的!西斯科有点理解不了这个转变,真的吗?丹提为自己打人?他和自己打就不错了吧?

“现在还能走吗?”丹提·现在愧疚的要死·雷蒙问道。西斯科突然被转移了注意,身上的痛觉一股脑的叠加起来,要不是被丹提扶着,可能一个腿软又回归大地母亲的怀抱了。

“来,我背你。”在西斯科还在笑话这句简短的话时,丹提已经扭身把自己背起来,往门外的救护车走了。

“丹提!我可以下来走的!”西斯科觉得太梦幻而不敢接受现实。

“少说话,少动,你很沉的!”丹提声音闷闷的,西斯科闭了嘴:这才是他哥哥的正常画风嘛。西斯科手扶在他哥哥略显瘦弱的肩膀上,想起小时候,似乎也有那么一次,丹提背着他慌忙的往医务室赶,嘴里不停的说:“你会好的,你没事的!”

西斯科忍不住把这件事讲出来,已经到了救护车上坐着的丹提白了他一眼:“那是你见义勇为救树上的猫,结果摔下来了。猫没事,人快摔傻了。”西斯科决定接下来的路程再也不开口说话了。

丹提才不会说当时是有人整西斯科,把他的梯子拿走了才导致那个局面的。丹提更不会说,之后他去把那伙人揍了一顿,还找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理由:对方找自己麻烦,自己就用跆拳道自卫了……完全不伤手!用脚的。啊,自己怎么没踹死那个混蛋!


车里两兄弟各怀心思,直到后来在医院丹提主动和好,西斯科才知道了丹提怎样曲折的在凯瑟琳等人的帮助下,知道了球一球二,知道了破裂者……还跑来救自己,就冲这一点,西斯科决定大度的把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


03,破裂者

“不要管我!”这是回波最后留给破裂者的话。彼时他们因为西斯科追随极速大吵一架,虽然破裂者算不上什么好人,但也知道跟着极速有多玩火自焚。

看着弟弟破门而出,破裂者气的在房间打转。他知道自己的弟弟有多固执,多无法无天,自己太久没他聚在一起了,他们彼此都忙着自己的事情。老天!要是知道回波在干这么危险的事情,破裂者一定要阻止他。

昏暗的地下酒吧,破裂者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本就乱的思绪越发凌乱起来。极速太危险,自己不能也跟着回波胡闹,回波能力多大自己不清楚,但自己是他哥哥,一定要看住他。看住他……

想法生了根,慢慢的坚定起来。就这样,下次见面说说他,好好看住他……

天蒙蒙亮,最后一丝醉意褪去。破裂者整装待发,摆好了兄长的姿态,准备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的弟弟。


还没等他找到回波,回波先来到他面前,回波的尸体先来到他面前。

他偏亚裔长相的弟弟,将头发束起,穿着他最喜欢的“战斗服”皮夹克,安静的躺在自己面前,好像只是沉睡,而不是长眠……

“回波……?”破裂者站不住,跪坐在地,将回波抱在自己怀里:“西斯科?”他叫着回波最不喜欢被叫的名字,没有回应。

“他已经死了。”极速残忍的宣布

“不,不——!”手指泛白的抓紧着弟弟的胳膊,泪滴砸在弟弟毫无反应的脸上,那胸口的破洞永远堵不上了

“我知道是谁杀了他。”极速语调不缓不慢:“我听说你有一把镰刀?”

颤抖的人缓缓抬起头,还未褪去悲伤眼泪的双眸挤满了恨。


地球一,当看到那个杀死弟弟的震波掉下车,破裂者无疑是快意的。

“西斯科——!”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呼唤着和回波一模一样的名字。听说震波和回波能力一样……忍不住的,驱车到昏阙的震波面前。凌乱的发搭在那张脸上。

不!不不不!扔下镰刀,将他抱进自己怀里,起伏的胸膛是生命的特征。他还活着,还活着。摘下面具。失而复得的快乐让破裂者亲吻着怀里人的额头。

我可以,陪你,一直陪你。my little brother.


扮演自己可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把镰刀藏在薄薄的墙后,一伸手就可以拿到。

“抱歉,丹提。我不想把你卷进来的……”一句话,破裂者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你怎么可以!可以擅作主张的把我,把你的亲哥哥排除在你的人生之外!

无数次震波说话时,破裂者都想把他囚禁起来,不让他在离开自己的视线,不让他再有那么幼稚的想法。

“我不和你联系,不代表我不爱你,西斯科……我不能……我不敢想,你出了什么事情,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不能……”我不能失去你,失去你我会忍不住把这个世界都毁掉的……

抱住他,抱着他,他属于我了。破裂者想:多好,多完美……我的回波……

如果没有“我”出现的话。


每一次!每一次!我唾手可得回波的时候,都是“我”来阻止我!如果我当初没有让回波离开,如果我和回波一起去加入极速的队伍……

伸手指着那个“我”,破裂者咬牙切齿,脸上的肌肉抽搐:“你这个懦夫!”不知道骂的是他,还是自己。

“我不是一个懦夫。”像是要验证这句话一样,破裂者用手掐着“回波”的下颚,低头吻了上去。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亲吻到“回波”,即便下一门被震荡波震开,也只是“回波”害羞了不是嘛?你看,他是我的……

丹提打晕了破裂者,破裂者还想着:总有一天,我会我找到回波的……

最后,极速杀了破裂者,就像杀了回波一样。

破裂者去到了回波去的地方,丹提待在了西斯科待的城市。


04,小剧场

丹提:弟控?不,不存在的。

西斯科:丹提是弟控?哈哈哈哈……(假笑)就是巴里变成反派都不可能好吧。(巴里:???)


end

苍天!我的文力退步得如此厉害,完全不能写出我心中兄弟组10万分之一的可爱。

这是一个,还没来得及吃兄弟cp就被官方写死了哥哥的悲惨故事(心疼的抱住胖胖的自己)


评论(4)

热度(2)